灰色日记本_16.

【原创】梦幻的新征程……

“到达终点🏁!!!————第一届M1大赛结束了!获胜的是一文字豪树和一文字烈矢!让我们祝贺他们!……”

“真的难以置信……我们居然跑完了全程。还是第一名....”

“怎么?是觉得输给我不可思议吗……”

“开什么玩笑?明明我才是第一个冲过终点的!”

“是我!”

“好啦,好啦……你们俩可是同时到达。没什么好争的。兄弟之间不用那么较真啦……”

“明明自己那时候还不是一样和我争的你死我活的....”

“烈哥哥!真是的……那么旧的帐还念念不忘。那时候是不懂事胡闹而已……”

“好啦我知道了消消气。赶紧说正题吧……”红发少年摆了摆手,无奈的宠溺着望着蓝发少年。

“你们.....不是胜利队的.....”淡蓝色眼眸的红头巾少年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谈笑风生的两位。

“啊...是的。好久不见啦……豪树。恭喜你,真的成为日本的世界第二了……”

“?!我不是M1大赛冠军吗……我已经是日本第一了啊……”

“傻瓜!那是因为我啦……如果我在日本,你的第一名可就危险了……”

“我知道了,我只要可以打败你就好了……报机场的一箭之仇.....”

“哈哈,现在就一较高下还是太早了……我这次来就是向你们兄弟立下战书的。”蓝发少年顿了顿,开口道“我希望你们,可以组成五人队伍,参加世俱杯团体赛,一起来对抗雷洛建立的波而佐代表队……”

这回轮到豪树和烈矢面面相续了。

什么?我们?参加世界杯?还不是个人赛而是团体赛....?

“抱歉了……也许我哥哥和你们还有什么交情。很遗憾我没有。我倒是不介意个人赛。团体赛恕不接受...想要和我一对一决斗随时奉陪。”墨绿色头发的少年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先等一等。”

“烈矢你好。初次见面。我很想和你比赛。但是想在世界杯的舞台上。世界杯不仅仅是团队赛,也包含个人赛。就当我这个任性的请求吧……我想和你这样出色的选手比赛。”烈焰般红发少年平静的望着绿发少年。相视无言,时间仿佛都停止寂静一般。这是两个人第一次的对话……也是沉默到尴尬。绿发少年眼里看到火红的夕阳下,焰发少年浅浅的笑着,很温和,温暖似乎可以融化自己外表包裹着保护自己的冰川。然而他深知,自己的哥哥也是这样的存在。脑海中不由的联想到那个傻乎乎的,天真烂漫,率真的‘他’。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对他而言,他更在乎的永远是那个冒傻气的哥哥,想要打败的永远也都是他,想要保护照顾的永远也只有他.....

思绪在瞬间飘忽那么远,想了那么多。

红发少年却感觉度秒如年。眼前的这个冷冰冰的家伙……虽然和自己一样有烈字,然而却冷漠成熟的可怕。好像根本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天真。简直可以说是最不可爱的弟弟类型。这样的性格,和豪树的自然熟简直天壤之别……如果说眼前的这个孩子是哥哥,豪树是弟弟,自己也不会觉得有半点不妥吧……

“喂!烈矢...别这样太没礼貌了……”

“哥哥你才是。别冲动做决定拉我下水。”

那个蓝眸少年突然失落了一番....“真拿你这家伙头疼...烈君不要放心里去啊……我弟弟他不懂事不大会说话,他对别人也冷冷的容易得罪人……”

“你说谁得罪人.....”

“我知道了。总之是我太不礼貌了。星马君谢谢你邀请我比赛。但是真的对不起,我觉得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并不想和会对对手友善的假惺惺的家伙比赛....所以我不想和你比....”

“你这家伙!你怎么对我哥哥说话的!我哥哥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还有脸这样说他!....”

“豪!别这样没礼貌....。我知道了……烈矢君的理由很有趣。我理解。那么,你从来没有想过.....打败我吗?我的弯道,至少在日本可以数一数二吧……你和你哥哥都是擅长直线的速度型选手。如果碰到弯道超多的赛道,你就没有那么多的自信了吧……你.....难道不想打破我的神话吗……直线的话我也觉得自己完全可以驾驭,至少超越目前的你,并不难.....”

“你对我的定位有错。我并不是直线擅长,而是,战斗赛车手.....所以我并不是哥哥那种傻头傻脑的只会向前冲的家伙。我有我自己的战斗跑法。我和Z3,和Z1是最好的搭档....”

“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在世界杯的舞台上。终止你的不败纪录的。我接受你的挑战……”

烈内心:“真是的……一个个都忍受不了激将法啊……真是的一激就成功。百试百灵。豪那家伙也是的……我每次激将法都成功。真是让人头疼的弟弟们啊……唉。”


【野良神同人 夜雪相关】当我们死后醒来的时刻

弗兰啃撕毯:

食用前说明:

《年轮》番外,雪音视角

可能有人物ooc情况……嘛,忍耐我一下下吧QAQ

lof正篇年轮链接




http://yingying6918.lofter.com/post/1d73c530_9c1bc35

http://yingying6918.lofter.com/post/1d73c530_9c199e9





亲爱的夜斗:

见信安。

总觉得在这么个深夜写这封信有点奇怪。什么“亲爱的”,“安”,你都还不能好好理解吧。就像很久之前你头疼地看着日和给我的课本一样,天生就是一个毫无知识素养的家伙。除了每天大大咧咧地过活,毛手毛脚地挥霍之外,就只会给我添很多麻烦。

但是,意外地懂得不少道理。

其实很怀念和你住在小福小姐家阁楼上的日子。你可能不记得了,就是那个你经常爬上去的地方。很狭窄的空间,地上铺着两床被子,阁楼顶上有一扇玻璃窗,每天晚上都能看见满天星斗。说实在的,我很少会注意这些东西。自从成为你的道标之后,就把精力完全投入在和兆麻先生的学习之中,每天累得要死要活,还要应付你时不时的幼稚行为。所以在某天夜里被你弄醒之后,我的起床气也濒临爆发。

“我只是想让雪音看看银河带嘛。”坐在床上一边咬着被子一边流着宽面泪的你好像很无辜。“外面好不容易没有光了才能看见银河带。”

又是这种可怜的样子。我只能藏起火气点头敷衍着,还没等坐起来就被你拉到房顶,和你并排坐着。刚开始抬头的时候,天空还是黑色幕布一样,适应了一会儿之后,真的发现天空特别漂亮,就像在一块黑天鹅绒上铺满了钻石一样。

“像钻石一样啊。”这样的感叹不经意间溜出了嘴。你听到之后突然很亢奋地站起来。

“我跟你说哦雪音!等我有了真正的神社以后,就会有这么多钱了!到时候我就是最富裕的神了!”

“你是要抢惠比寿大人的饭碗吗?”

在房顶上兴奋跳着脚的你一愣,突然身子一偏,下面传来“噗通”一声,房子都跟着震了两下。真是像笨蛋一样。大黑好像被你吵醒了,你打着哈哈央求着,其间好像还夹杂着拳脚相加和呻吟的声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又上来。

“嘛~总之,这是我的梦想!”你顶着挂彩的脸,捏着拳头目光灼灼地仰头看着天,然后把手向上直伸向天的方向隔着虚空抓了几下,“我要成为福神。”

“啊,快许愿啊!”我看见一颗星星迅速坠下来,便提醒你。

“那是什么意思啊?”

“对着流星许愿,愿望能成真。”

“只是流星的话要多少有多少。”

那是我第一次听你谈起你的名字和你的过去,“夜卜”,关于星象的占卜。只言片语之间也能穿起一个不算完整却很清晰的故事。我不了解百年前的世界,你所活过的时间对我来说太过遥远,但我想了很多。你,野良,藤崎。不知不觉睡着了,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躺在被子里。你还坐在房顶上,抬着头,嘴抿得很紧。好像有点寂寞。

你一直都这么寂寞,在离开野良之后,在遇到我之前。

我不太理解这样寂寞的你为什么还能对这个世界充满爱意,就像在长久的寿命中有什么一直支撑着你一样。我不明白,因为我知道我的时间停止了,如同已经凝结在琥珀里,我拥有足够长的时间,却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一切。我总是觉得现在的日子都是偷来的。我也曾对这个世界的不公愤愤不平,然而我还是要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因为它已经是事实了,于事无补。而我们大相径庭。

那时候你刚刚完成一个任务,弯着腰单手拄着膝盖,用脏兮兮的运动服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即将消失的暖色调刷满整个空间,我累得蹲在地上,逆着光抬头看不见你的脸,只能听见你的笑声:“你想去看看我们的家吗?”即使是这样疲惫你也依旧兴致勃勃。

时间停止了一样,我看见灰尘在充斥着夕阳的空气中沉沉浮浮,你的轮廓模模糊糊但是闪闪发光。

“家”这个字眼的意义对于我来说有点失真,你大概是第一个对我说要给我家的人。归宿这种东西对于一个已经经历过死亡的不幸和永远拥有漫长时间的人来说,应该同劳什子一样。被剥夺的和被给予的都是我不想拥有的,这种含着恨意和嫉妒的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铸成一把锁,却在你的话语里像见了光的影一样慢慢消散。

我的名字来源于你,我的希望来源于你。你就是我的光。

所以当你奄奄一息躺在岩石上的时候,我以为你能再次站起来。在提防着黄云的间隙,我扭头瞥见了你寂寞的笑容,和那个夜晚的微笑重合。野良噙着笑的脸在我眼前一闪而过,我突然很难过。也就是在这转瞬之间,我永远失掉了知道真相的机会。

我还记得你对我大喊着什么的样子,你好像是用尽的最后的力气将我远远抛开。各种愤怒的惊呼声和抗议声将你最后的嘶吼淹没,尽管你脸上脏兮兮的,但是眼底一片平和。

“あい……”

你的声音飘摇地破碎在空气中。在之后的日子里,我无数次想起那两个假名,想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愛”吗?
我无从得知。

我无法将当时的失误永远锁在心底,它在你最初离开的日子日夜折磨着我。想尽力忘掉,可你的脸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不再是原来或开心或悲伤的面容,而是如融化的蜡液一般扭曲着带着怨恨。好像在说“都怪你。”

那些糟糕的情绪都复活了,像带刺的藤蔓盘在心上。我拒绝所有人的来访,一个人在阁楼上孤枕难眠。我时常望着那一片星空发呆,回想你坐在屋顶的样子。后来有一天,我看见一个身影坐在你以前经常坐在的地方。明明知道那不是你,我还是上去查看。

是日和。

她也发现了我。我想要逃开她泛泪的目光,却被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手腕。

“你在逃避什么?”她跪坐在屋顶上,双手紧紧抓着我,“这一切都不是雪音君的错,你在自责什么?夜斗是想让雪音君好好活下去的吧,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完全自暴自弃的状态,夜斗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

不可否认,你好像一直都没有出现在我的考虑范畴之内。无论是像笨蛋一样的你还是寂寞的你,是温柔的你还是固执的你,你对我的任何,我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划分得清清楚楚。你和我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你对我的付出虽然感动着我,我却无法自我释怀。这都是我自己的错。

“说到底,最不能原谅雪音君的人,是你自己吧。”日和依旧抓着我的手腕,但是力道渐渐松懈。她垂着头站起来,低头俯视着我。我看到泪珠挂在她的睫毛上,折射着星光。“雪音君,你一直都不快乐。我不太懂你到底在执著着什么,但是你能为了夜斗放下吗?”

她说她会努力记得你。然后她抱了抱我。“在夜斗回来之前,我们一起补习吧。”她挽起嘴角,我也跟着笑了。好像很久以来胸口无法释怀的痛终于得到了治愈。

可能是想的太过轻松,我们就抱着这样的希望一直等待着。直到日和再也看不见我。

我跟在日和身后,看着她长大,看着她毕业,看着她结婚生子,看着她步入耄耋。可能在她的生活中只是少了两个人而已,但对我来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固守着什么无法挽留的东西。就这样我陪着她走完了本来应该是由你守护着的她的一生。她离去的那一年,我没有陪她走完最后一程,那是属于她和她家人的时间,而我,也应该去找我的家人了。

我在多年后又回到了高天原,彼时属于我们的家依旧是孤零零的空地。今后,你不在了,日和不在了,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开始想死亡到底带给我什么。

我遇到了你,遇到了日和,遇到了很多我曾想不到会遇见的人。我锁骨上的名字,即使在你离开之后也红得像滴血一样。而你留给我的无法磨灭的印记不仅仅是这些,应该还有那些盛满在我心里的感情吧。

神和神器之间的感情很微妙。我也是花了活人一辈子的长度才有点明白过来。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我那些傲娇的情绪完全是由于我的嫉妒在作祟。即使是现在这种状态,一想到野良我也会嫉妒得发狂。但这仅仅是我不甘心的表现吧。于是我就想啊,我们是不是能从头再来一遍。

这么多年,我也走在我该走的路上。我依旧记得你在那个傍晚闪闪发光的样子。你说的“我们的家”,我攒够了钱,在大黑先生和兆麻先生的帮助下建好了。擦着汗站在崭新的房门前的时候,我觉得如果你能看见一定会很开心的。现在,只是把你带回来就好了。

毘沙门小姐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在某个夜晚敲开了我的房门。我向她坦白了我的计划,她思考了很久随即联系了惠比寿大人。他们给我计划,看起来很危险,但是我甘愿去做。因为我的目的从来就是找回你,穿过漫长的时光让你再次来到我身边。

面对藤崎的时候,我是有些害怕的。他已经换了样子,但还是浑身缠绕着深不可测的气息。他说他想让我成为他的神器。我摇头。他说这是让你复活我所要付出的代价。我点头。夜斗你看,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的动作,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在去接你之前,我最后一次去看望日和。岁月的风沙在她的脸上吹出沟壑一样的皱纹,我听见她喃喃地说:“夜斗……雪音君……”

我知道这是走马灯开始旋转了。她的生命即将终结。我俯下身小声在她耳旁答应着,“我在。”我看见她的皱纹舒展开了,仿佛在梦中她又是那个刚认识我们的十六岁少女,依旧活泼,无忧无虑。

我不忍心再看她,在我低落时给我安慰的人就要离开了,我陪伴了一生的人要离开了。我转过身,在她的家人赶过来之前走开。有时候命运的齿轮就是这么可笑的在转动。我的背后是要即将永远说再见的她,而我要去接的是即将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你。我终于发现,我是没有办法挽留住任何东西的,我的生命是如此,日和的生命也是如此。这种偏执在我经历过这些之后也消失不见了。

那天,是我在你离开后最悲伤的一天,因为我要永远地告别日和了。却也是我最开心的一天,因为你回来了。我赶到安放着你最喜欢的那个日和送给你的小小神社的森林里。清晨的阳光有点刺眼,叶子都在夏日的阳光中显得怠倦无力。幼齿版的你躺在地上。穿着小小的白色和服,上面满是漏过树叶缝隙撒在你身上的细碎阳光。头发依旧是张扬的蓝色。一切都那么熟悉,熟悉到我有点想哭。

我忽然想起那个出现在日和给我的辅导书里很有名的作家写过的诗,“我无法从头再活一遍,可是我们却能够从头再活一遍”。于是我牵着你小小的手,走到了现在。

啊,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血来潮想讲一讲你所不知道的东西。可能这些和我平时给你讲的睡前故事有点不同,但这恰恰是我无法对你当面说出口的。万一有一天你发现了,我们还可以好好嘲笑一下当时的我,是吧?

其实现在的你跟那时的我多少有些相似,对于还小的你,我无法对你说出太多。我只想让你无忧无虑的长大,以及,引导你走正确的道路。这才是一个道标应该负起的责任吧。尽管我们还处在艰难的时刻,这一切终将过去。我依旧期待着你能长成你的样子,而不是我想要的样子。或许读起来还是有点难以理解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总之,以上。

话说你这么晚还没有回来,是突然交到朋友了吗?啊,门铃响了,是你回来了吗?那到这里就结束吧,如果有一天你能看到这封信,我们就好好地互相嘲笑一下对方吧。

Ps:我一直知道你躲藏在那片空地哦,别以为我不了解你。有时间,我们去给日和扫扫墓吧,我想你们应该见见面。

雪音

X年X月X日

FT:

这是第一篇番外。总想着如果是雪音的话应该怎么向夜斗表达自己的感情呢?

在61的时候,脑海中形成了夜斗神堕的故事。62正片里就出现了夜斗被拍在岩石上的场面,虽然很心疼,还是拿出来进行了二次创作。似乎是比较无情吧=-=。

看过《往复书简》之后就总想写封信,借由雪音完成了=w=算是自己的一点点私心吧hhh~

谢谢观赏。以上。

玛丽与马克思|只有真正的朋友可以陪你到最后

長和:



吃巧克力会让人莫名地感到开心,科学解释:


因为巧克力中的苯乙胺可以帮助调节人的情绪


巧克力中的镁元素,具有安神和抗忧郁的作用


这样过于冰冷,照顾情感的解释总需要温暖点


巧克力本身就是浪漫的幻想


人贪恋的是失落时的安慰,孤独时的拥抱


巧克力总让人开心,是因为吃着巧克力


脑海里总浮现一个人,一个喜欢怪怪的我的你


 


成长为什么残酷


因为这是一个我们渐渐不得不承认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过程



我们对“完美”有着痴迷,我们一生都在奋斗让自己的人生趋近于完美。我们对于初始状态的自己并不感到满意,嫌自己长得不好看,嫌自己没有别人家的小孩聪明,甚至嫌自己跑步跑不过别人。所以我们总是不断地创造一个个更好的自己来取代当前这个不好的自己。我们反面来看,成长好似一个不断自我否定,不断自我抛弃的过程。而可悲的是,我们大多数人甚至连差强人意的达不到。



玛丽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女孩,她的生活可以用死气沉沉来形容。父亲是流水线上的工人,每天面无表情地重复着机械的工作。下班后便沉浸在工作室里,制作死去鸟类的标本。他把死亡当做爱好,像标本一样僵硬地生活。玛丽的母亲是个整日三分靠烟七分靠酒的人,摇摇晃晃地穿梭于烟雾之中,在地狱里想象天堂。所以玛丽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她需要一个人接收她的迷茫,告诉她人生到底该怎么走。



她选择了纽约的马克思,一个44岁孤独、懦弱、自闭的胖子,他怎么看都不是人生导师的适合人选。但值得欣喜的是,他和玛丽一样喜欢吃巧克力,喜欢看诺布利特动画片。



我一直觉得小孩子是天生的哲学家,因为他们一直对“我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非常执着。当身边有人离开时,他们又会纠缠着问题“这个人要到哪里去”天真的孩子总是大胆而毫无顾忌地叩问生与死的奥义。



玛丽向马克思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美国小孩是从哪里来的”,她还附上了一根樱桃巧克力棒。关于这根巧克力棒我觉得带有一点成人色彩,像是在用酬劳交换一个答案,联系玛丽孤独而早熟的性格。但是随着信件的往来,他们交换不同口味、造型的巧克力,渐渐的巧克力变成了单纯地分享和情感联系的纽带,这其中有着去成人化的作用。让玛丽在糟糕的家庭氛围里,尽量保持一个天真浪漫的心。



并且马克思对玛丽问题的回复,是带有梦幻色彩的,他没有用成人的方式去解释。因为他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他知道幻想对一个孩子的重要性。在孩子还相信圣诞老人的年纪,大人别斩杀了麋鹿,阻止他们的相遇。



我们年轻的时候想成为任何人,就是不愿意成为自己。可是当我们老了,我们最怀念的恰恰是当初的那个无知的自己,看什么都好奇,那个跳进河里游泳永远不怕的自己,那时我们不是不怕死,而是想不到死而已,无知而无畏。面对玛丽,马克思能做的就是保护,就是珍惜,好像这样当初那个委屈的自己可以得到补偿。



马克思的人生里只有三个目标:可以享用一辈子的巧克力、诺布利特和一个真正的朋友。马克思因为丑、胖、笨,从小就受到了很多人的欺凌,所以他越发的自卑、自闭,无法与人正常交流,他甚至需要自己制作一本表情画册,来告诉自己开心是什么表情。与人交流,就像是在经历一场让他大汗淋漓的考试,而他始终无法写出标准答案。



玛丽向他提出的许多问题都让他焦虑、恐慌不易。“你别人戏弄过吗?”、“你有过爱情吗?”、“你做过爱吗?”,这些问题让马克思回想起自己最痛苦的时光,那些在阳光下无处可逃,只能在黑暗里苟延残喘的日子。无知、懵懂的提问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连续捅进马克思脆弱的心脏。马克思承受不住强烈的精神刺激,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在没有马克思回信的日子里,玛丽先后经历双亲逝去,但还好她和自己年少时喜欢的男孩子结婚了,同时她努力学习、研究亚斯伯格症,由此获得了社会的关注,褒奖和荣誉使她膨胀。在马克思出院之后,她在给他的信件中不断的炫耀自己的成就,这令马克思怒不可遏。亚斯伯格症是他的缺点、伤疤,玛丽却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撕裂他的伤口。他拔下打字机的上的“M”寄给玛丽,从此断绝通信。



失去好友后的玛丽一蹶不振,仿佛被她母亲的鬼魂附着了,整日把自己泡在酒精里,家里变得如垃圾场一般杂乱。就连她的爱人也看不下去,选择了出走,和自己的笔友携手在断背山放羊。什么都没有了的玛丽更加消沉、堕落,她感觉自己头发都成了坚硬的钢丝,尖锐地刺痛着神经。那些打结的乱发如钢丝球一般,她没挠头一下,都感觉自己的头皮要被活生生刷下肉屑来。



在玛丽终结自己生命之时,马克思的包裹到来了,他把自己心爱的诺布利特动画玩偶都送给了玛丽,他最终选择原谅玛丽,也正视自己的缺点,不再为自己的缺憾而痛苦,而选择为自己拥有一个好朋友而庆幸。




马克思给玛丽的信:


我原谅你是因为你不是完人,你并非完美而我一样,人无完人,即便是那些在门外乱扔杂物的人。
我年轻时想变成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伯纳德哈斯豪夫医生说,如果我在一个孤岛上,那么我就要适应一个人生活,只有椰子和我。
他说我必须要接受我自己,我的缺点和我的全部。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缺点,它们也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必须适应它们,然而我们能选择我们的朋友,我很高兴选择了你。
伯纳德哈斯豪夫医生还说,每个人的人生就是一条很长的人行道,有的很平坦,而有的像我一样,有裂缝香蕉皮和烟头,你的人行道和我的差不多,但是没有我的这么多裂缝。
有朝一日,希望你我的人行道会相交在一起,到时候我们可以分享一罐炼乳。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在通信18年之后,玛丽终于来到了纽约,见她一生最好的朋友。但是当她走进门,马克思坐在沙发上,以他这一生最安详的表情离开了。他的手边还有那本表情小册子,他为了迎接玛丽,一定独自练习了很久很久,但是这场考试却提前响铃了,他来不及写答案。这样也好,标准答案不是代表是最好的答案,他的安详与释然就是给玛丽最好的答案。




当玛丽抬头看见一墙的,她给马克思的信件时,她泪流不止。她给他的每一封信,他都会熨烫平整,塑封好,贴在墙上。原来18年的情感只有一面墙那么大,这不大的一面墙承载着朋友间的快乐、伤心、愤怒与原谅。


马克思的人生目标有三:可以吃一辈子的巧克力、诺布利特、真正的朋友。当马克思离开的时候,他的身边没有巧克力,诺布利特玩偶他都送给了玛丽,最后他留下的只是玛丽的信件和眼泪。只有真正的朋友是可是陪你到最后。




有一个人会愿意当你平凡且七零八落人生中的拾荒者,拨开你心间自卑的荒草,将你随意丢弃的自我拾起,用他的手擦拭掉上面的泥泞。他携着你的自我,迎着落日,迈上了山头。在最高处放下了你的自我,然后向着落日一直一直走去,和落日消失在地平线。至始自终他都不曾回头看你一眼。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你的自我第一次看见了朝阳。


 


希望你我的生命里都会有这样的人


万一不幸没有遇上


那么我祈祷你自己便是你人生里的拾荒者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MzQ3MzQwOA==&mid=2247484739&idx=1&sn=6497a01951d0ba1e72c7d8739a1b9df6&chksm=e81cff2cdf6b763afdbebe03a3e7ab524af870e705c65a4207f359fa186983223d804fa82efb#rd


资源获取:关注公众号——長和之道(changhezhidao),发送“Mary”或者“玛丽与马克斯”即可,不要写成“马克思”,它是个敏感词。



我还是错过了呜呜

镜里:

摊宣来啦——!

摊主是我和 @vapour  现场有随机签绘掉落,欢迎来玩~:3

红心蓝手感谢XD

KINGS' INDIGO [帝皇深藍]:

【宝石之国】老師x南極石突發本
【首發CP21】攤號N73,只參第二日

【書名】百年の孤独

【原作】宝石の国 / 宝石之国

【配對】金剛老師x南極石(安特庫)

【規格】A5 size / 32頁 / 全漫畫

【作者】K.I奇艾

【屬性】女性向,微R15

【特效】封面炫彩閃光效果

【故事】南極石初次擔任冬天看守的故事。

南極石:「我想看老師的手,親手修復我的樣子…」

※R15是裸露+撫摸的程度(沒有性別所以開不了車)


世间谁最勇敢:

新话先行图。。
照问排列顺序可以组成124修罗场
245修罗场
emm……